必七米
生活知识百科,网络推广技术

帝凰凌天免费阅读(帝凰凌天全文免费阅读)

帝凰凌天免费阅读(帝凰凌天全文免费阅读)

幻云国国都郊外,横亘着的一片广袤的森林,名为千幻之森。

  林中某处山崖边缘,一名少女正肆无忌惮的毒打另一名少女。

  “君墨凰,四皇子已经和我大姐订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苏织锦挥舞着一根黑色九节鞭,不断抽在一具瘦弱的身躯上。

  “不,不可能,云逸哥哥说过会和我恢复婚约的。”

  君墨凰被打得接连后退,她毫无实力,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只得双手抱着身子,一边狼狈躲闪,一边弱弱辩驳。

  苏织锦大笑,手中的鞭子挥得更快:“哈哈哈,你还以为自己是幻云国第一天才么,傻子才会娶你一个废物!”

  “我大姐与四皇子才是天生一对,本小姐决不许你去破坏他们!”

  鞭影密密麻麻落在君墨凰身躯,她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几分钟后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真是不经打,本小姐还没过瘾呢。”

  收起九节鞭,苏织锦一脸意犹未尽。

  哼,以为晕过去就可以逃过一劫么,好戏还在后头呢。

  “把她扔下去,去喂玉角狂蟒。”

  玉角狂蟒是一种很特殊的魔兽,性|淫,极喜处子元阴,但凡闯入其领地的人类女子均会遭到玷污,君墨凰也不例外。

  “遵命,三小姐。”

  两名苏家护卫上前领命,将人扔下山崖。

  *

  数百丈高的山崖上,崖壁光滑如镜,连攀附能力极强的藤蔓植物都无法生存。

  距离崖底部三丈高的崖壁上有石台突出,横放着一口巨大的水晶棺,隐约可见一名年轻男子躺在其中。

  棺盖上金色符纹密布,九根极冰黑玄铁打造的铁链将水晶棺牢牢禁锢,每根约有成年人胳膊粗。

  一条近百米长的巨蟒盘踞在崖底大石上闭眼睡觉,看守的意味颇为明显。

  有破空的风声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君墨凰跌落到水晶棺上,头部重重磕到一根铁链。

  大片嫣红的血液迅速蔓延开来,温热的血液触碰到极冰黑玄铁,立即将坚硬的玄铁腐蚀成一滩黑水。

  不过数秒钟,九根极冰黑玄铁打造的铁链全被腐蚀断裂,金色的符纹全部消失殆尽。

  眼皮像是铸了铅,脑中昏昏沉沉,全身肌肉骨骼酸痛无力……

  君墨凰睁眼,迅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穿越了,成了君家嫡系七小姐君墨凰。七岁成为幻云国第一天才,十一岁时突然天赋尽失,成为废物。

  青梅竹马的四皇子与她退婚,另寻新欢,她却还傻傻的相信那个渣男还会再娶她。

  苍元大陆以实力为尊,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注定要受到数不尽的嘲笑与欺凌。

  其中苏家三小姐苏织锦与君家六小姐君墨雪最喜欢欺负她,两人这次更是过分,竟然想让君墨凰婚前失贞,彻底毁掉她的名声。

  翻看着脑中一幕幕记忆,君墨凰黑宝石般精致的眼眸中有冷光划过。

  同样的名字,相同的容貌,不同的时空,迥异的命运。

  21世纪的她,是身怀异能术,令各路特工佣兵杀手闻风丧胆的顶尖强者。

  苍元大陆的她,却是修炼天赋为零,任人欺凌的废物。

  既然穿越而来,她会亲自改写这一世的命运,将曾经欺负过她的人统统踩在脚下!

当务之急,是处理头部伤口。

  正欲起身止血疗伤,有浓烈的腥臭在空气中蔓延开,暗红色的蛇信破空而来,向她扫去。

  一直在观望的玉角狂蟒终于有了动作。

  起初它被君墨凰跌落的声音惊醒,看到她落到水晶棺上尚有些忌惮,见棺内并无反应后,才放心大胆出手。

  翻身避开的同时,君墨凰手中凭空多出一把锋利的弯刀,手腕翻转间几道寒光划过,蛇信被划开了几道大口子。

  “嘶嘶嘶!”

  玉角狂蟒吃痛,收回蛇信,一双蛇眼愤愤的盯着君墨凰。

  岂有此理,从它破壳之日起,就没受伤过。

  被一个毫无实力的人类女子伤了让它分外恼怒,张开血盆大口向君墨凰咬去。

  那张大口张开直径足足有十米,两米长的尖牙密布,要是被咬上一口,绝对会见阎王。

  翻身躲入水晶棺与山崖间的缝隙,君墨凰双手飞速结印,心中默念,异能术·结界之力!

  立即有透明结界将她笼罩,一架肩抗式火箭炮出现在肩上。

  对准蛇口,快速将其调整到可发射状态,按下启动键。

  “轰!”的一声巨响。

  眼前有大片火光闪烁,巨大的冲击力与反作用力同时撞击到保护结界上,被结界弹开。

  君墨凰收起火箭炮,极目远眺。

  两千米外,玉角狂蟒被轰进了一处山岩中,坍塌的乱石将蛇身掩埋,只余一截蛇尾无力挣扎几下后便彻底不动。

  强悍的火力下,这条蛇即便没死也快死了,对她已经构不成威胁。

  轻抚脖颈,摸到一块玉佩。幸好凰玉空间也一块穿来了,里面有大量的现代武器供她使用,要不然还真难办。

  君墨凰松了口气,从凰玉中取出一粒止血药丸服下。

  水晶棺的棺盖早已被发射火箭炮时的冲击力掀飞,露出棺内男子惊为天人的容颜。

  面部轮廓深邃俊美,眉若刀裁。睫毛浓密纤长,在眼睑下投入美好的弧形。

  悬鼻高而挺,唇形完美性.感,三千黑发散在两肩,一袭黑衣裹住了他完美的身形。

  九条成年人胳膊粗的黑铁链将他牢牢束缚住。

  啧啧,这男人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是人间极品,可惜已经死了。

  死后还被这么多铁链子捆住,依然有着一股不容他人侵犯的威严,生前必然是一方强者。

  可惜了可惜了。

  君墨凰正连连感叹,赫然对上了一双血红的眸子,如同夜空中的血月。

  “小丫头,看够了么。”

  “活的。”

  君墨凰没有被吓到,死人突然变活在医学上有不少案例,没什么奇怪的。

  “还得多谢你将我唤醒。”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略带一丝沙哑。嫣红如血的眼眸,释放着邪魅嗜血的气息。

  就像一朵罂粟,美丽而又危险。

  越美丽,越危险的东西,她就越喜欢。这个男人,倒是很合她的胃口。

  但如果以为她会上演一出救美男的好戏,那就大错特错了。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君墨凰再次欣赏了几眼,挥着了挥小手道别。

  “那你继续在这呆着吧,我先走了,拜拜。”

无缘无故的,她凭什么要救他。

  她是拿钱办事的赏金猎人,又不是爱做善事不求回报的小天使。

  棺内的男人轻笑:“小丫头,你走不掉的。”

  君墨凰不以为然,双手结印,心中默念:异能术·瞬移。

  一秒后,她在原地。又试了几次,依然在原地。

  瞬移术失灵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疑惑间,远处坍塌的山岩传来一阵响动。巨大的蛇身扭动,震飞无数块碎石。

  玉角狂蟒挣脱碎石,半边蛇头血肉模糊,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一双蛇眼愤怒的盯着君墨凰。

  这个该死的人类女人,割伤了它舌头,还重伤了它,简直不可饶恕!

  “我去,这怎么可能!”

  这条蛇怎么恢复得怎么快!

  “这处山谷空间被封印过,要想离开就必须杀死这条蛇。它的修复力举世无双,你的武器很厉害,却杀不死它。”

  “我不信!”

  君墨凰不信邪,拿出肩扛火箭炮,一手结印,以异能术·锁定,瞄准了玉角狂蟒。

  一连七声巨响,七颗火箭弹先后轰向蛇身。

  棺内,帝凌天轻笑,还真是个倔强的丫头。

  玉角狂蟒蛇身左右扭动,根本摆脱不了被异能术锁定过的火箭弹。

  蛇身被炸得皮肉翻飞,血肉飞溅,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白骨。

  “嘶!”

  玉角狂蟒看着鲜血淋漓的伤口,彻底怒了,蛇口吐出一颗巨大的光球,愤怒的向君墨凰砸去。

  “你有办法?”

  君墨凰双眸微眯,七颗火箭弹中有一颗打到了七寸上炸出大洞,这条蛇半点没有要死的迹象,看来这男人并没有说谎。

  她的保护结界抵挡不了光球的攻击,凰玉空间有限制,她这个主人进不去。

  被光球砸中,她与这男人都得死。君墨凰没有办法应对,只能将希望放在他身上。

  “自然,不过你不信本尊的话,本尊为什么要帮你?”

  “被砸中了,你也得死!”

  这男人还真记仇!

  光球速度极快,说话间已经飞了一半的路程。

  光球有锁定空间的诡异力量,此时君墨凰连一个小指头都动不了,更别说逃跑。

  “是么。”

  帝凌天薄唇勾起魅惑的笑,束缚他的九根黑铁链根根断裂。

  “小丫头,你继续在这呆着吧,本尊先走了,拜拜。”

  他从棺内坐起,身姿优雅,学着君墨凰刚才的话,还挥了挥手。

  WTF!

  君墨凰心中一万只***奔腾而过。

  这男人未免也太记仇了点,直接将原话还给她了。

  “别走!你到底想才肯帮忙!”

  光球离她只剩三十米,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掀了本尊的棺材盖,就得对本尊负责。”

  “怎么个负责法?”

  搞错没有,她只是掀了棺材盖,又没睡他,怎么还要负责。

  “做本尊的妻子。”

  帝凌天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往虚空中轻轻一点,毫不费力将光球定住。

  “答应本尊,本尊保你一世无虞;不答应……”

  不答应就会立刻死在这里!

君墨凰试图和他讲道理:“喂,好歹我将你唤醒,对你有恩,你怎么能威胁自己的恩人!”

  帝凌天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你自己说的。”

  君墨凰:……

  当时这样说,是怕这男人顺势让她救他出棺材而已,他还当真了!

  “我答应。”

  君墨凰咬牙应下,眼下的情形容不得她拒绝。

  早知道他可以自己弄断铁链子,刚才就应该假装好心帮他一把,还能搞好关系。

  不像现在,为了活命只能暂时把自己给卖了!

  “真乖。”

  她答应了,眼底闪烁的却是不屈的光芒。

  一只倔强的小刺猬,帝凌天血眸微闪,做出了评价。

  嗯,真想将她的刺都拔掉,让她温柔乖顺,全心全意的依恋他。那感觉,必然十分美好。

  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记轻吻,帝凌天抱着她飞上空中。

  衣袖微拂间,被定住的光球陡然增大十倍,向玉角狂蟒攻去。

  玉角狂蟒从看到他的那刻,像是见了鬼一般,开始疯狂逃窜。可惜正如帝凌天所说,这方空间被封印过,它根本无路可逃。

  巨大的光球毫不留情的轰向蛇身,两者撞击发出一声巨响。血肉飞溅间,玉角狂蟒的庞大的蛇身被尽数炸裂。

  无数血滴与肉泥充斥着这方空间,空气中满是着浓郁的血腥味。

  山崖上,乱石上,崖底的乱石树木上,全部沾满了玉角狂蟒的血肉,只有君墨凰与帝凌天两人依旧干净清爽。

  这一击至少是一枚火箭炮的一百倍,这男人好强!

  和他比起来,幻云国所谓的强者都是小打小闹,根本上不了台面。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她此前还认为,靠着凰玉空间中的现代武器与异能术,足以在这片大陆上自保。现在看来,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要努力修炼,总有一天她会追上他,打败他!

  君墨凰眼底划过一抹自信的神采,见识了绝对力量,她没有退缩害怕,反倒斗志昂扬。

  帝凌天没有忽略那抹神采,血眸微眯,这丫头和他一样,都是绝对力量的崇拜者。

  亲手将未来小妻子调教成绝世强者,想想就很不错。

  帝凌天衣袖轻拂,有数道光影从各处窜出,飞入君墨凰脖子上的凰玉中。

  凝神查探,凰玉中多了数百株药材,都是这处空间中生长的。一株株碧莹莹胖嘟嘟,惹人喜爱。

  一只玉角与一枚篮球大小的绿色的晶核,显然是玉角狂蟒的玉角与晶核。

  还有一副水晶棺,与……数根断裂的黑铁链子。

  从热血的劲头中回过神来,君墨凰疑惑:“这是?”

  帝凌天答道:“聘礼。”

  君墨凰抽了抽唇角,哪有聘礼送棺材板的,好奇葩的品味,好想现在就毁婚啊。

  但是不行,她还干不过他。

  帝凌天明知她接受无能,还很坏心的问道:“喜欢吗?”

  “喜欢。”

  个鬼!

  回答这个问题,君墨凰一脸生无可恋。

  明知故问,这男人太可恶!

  实力差距太悬殊,她忍。

  等到她比他强,哼哼!

千幻之森面积辽阔,其间有无数魔兽横行。但要想收服一只成年魔兽做兽宠,却是无比困难之事。

  特别是飞行魔兽,心高气傲,宁愿死去也不愿臣服于人类。尊贵如幻云国的皇子公主们,都没有一头飞行魔兽。

  此刻却有一只四翼烈焰鹰,载着一男一女掠过森林上空。

  疾驰之中,君墨凰被帝凌天抱在怀中,一丝风都没吹到。

  “停一下。”

  经过某棵树时,君墨凰扯了扯帝凌天的衣袖。

  “怎么?”

  帝凌天叫停四翼烈焰鹰,低声轻问。

  “看到了熟人,想送她份大礼。”

  君墨凰从凰玉空间中拿出一把步枪,瞄准器下,赫然是苏织锦与两个苏家护卫的脸。

  苏家护卫一前一后,将苏织锦保护在中间。

  啧,这个位置,不方便送礼,得想个办法才行。

  林中三人浑然不知危险将近。

  一路上苏织锦心情舒畅,连看路边的野草都美得像朵花。

  这次将君墨凰推下山崖,不管她死没死,都难逃万人唾弃的下场。

  以处子之身与玉角狂蟒交合,可将修炼天赋提升两星。有少数修炼天赋太低,或者没有修炼天赋的女子会选择主动献身。

  君墨凰为了获取修炼天赋主动献身给玉角狂蟒,再合理不过。

  世人只会责骂这废物不要脸,根本不会怀疑到她苏织锦身上。

  这个计划简直完美,没有丝毫漏洞。

  “咚!”

  苏织锦正得意间,三人身后传来一阵响动。

  “什么声音!”

  她瞬间警惕,千幻之森中魔兽众多,他们此刻虽在外围,也得小心堤防。

  “没事,三小姐,是兔子不小心撞到树干上了。”

  其中一个护卫迅速前往查看,看到只是一只兔子后便急忙回去报告。

  “吓本小姐一跳。”

  苏织锦拍拍胸脯,还以为是魔兽突然偷袭。

  心中提起的那口气刚放下,“噗”的一声,犹如西瓜爆开的声响,眼前护卫的脑袋瞬间炸开,大量温热粘稠的汁液溅了她一脸。

  下意识抹了一把脸,手心上,红红白白一片血污,浓烈的血腥味熏得她想吐。

  “啊啊啊啊啊!”

  愣了足足有两秒,苏织锦才开始放声尖叫。

  刚还在与她说话的护卫倒在地上,脑袋已经消失不见,脖子处不断有鲜血喷涌而出,血腥又渗人。

  “三小姐,快跑!”

  另一名护卫被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得脸色惨白,拉起她就开跑。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敌人异常强大,不是他能打过的。

  苏织锦早已经吓得腿软,任由人拉着她狂奔。

  才跑了几步,脚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两人不受控制跌倒在地。

  两颗子弹分别打穿过了他们的脚,大量鲜血涌出鞋面。

  “苏小姐,干嘛着急跑,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呢。”

  君墨凰唇角带笑,倚靠在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

苏织锦简直难以置信:“君墨凰,你没死,也没被玷污,这怎么可能!”

  眼前的君墨凰衣服整齐,神态冷傲,根本没有半点受到玷污的迹象。

  “这个嘛,就恕不告知了。”

  君墨凰红唇潋滟,勾起一抹冷笑。

  那双眼睛流露出冰冷森寒的锋芒,让苏织锦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废物,在她面前哪次不是唯唯诺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气势?

  联想到此前发生的一切,苏织锦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本能的想逃跑,却发现四肢酸麻,浑身上下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更别说站起来。

  不仅如此,她连气海中的灵力也释放不出。

  “你想怎样!”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想到此前欺负君墨凰的种种,苏织锦心头大乱,只希望她不要乱来。

  “当然是请苏小姐享受一下,失去贞洁,被万人唾弃的下场。”

  君墨凰轻笑,一柄匕首从她手中飞出,贴面从护卫脸上划过,划出一根血线。

  死亡擦肩而过,护卫当即吓尿了裤子。

  “你,上她,不然下一枚匕首钉中的就是你的脖子。”

  君墨凰却不管这些,把玩着另一把匕首,冰光反射到她黑宝石般的眸上,森寒凛冽。

  “你……你敢!君墨凰,你敢坏我贞洁,苏家不会放过你的!”

  苏织锦口中大叫,身体却怕得发抖。

  “苏家,算什么东西。”

  君墨凰不屑轻笑,敢害她,幻云国的国主她都照杀不误,一个炼药世家而已。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她的想法,非下巴都惊掉不可。苏家,那可是幻云国第一家族,她竟然如此不放在眼里,简直狂妄。

  “快点,或者你想像你的同伴那样被爆头而死。”

  君墨凰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三小姐,对不住了,小的也是为了活命。”

  想到同伴惨死那血腥渗人的一幕,护卫一咬牙,扑向了苏织锦,开始撕她的衣服。

  他的脸被匕首割破后,手脚就能活动了。

  护卫心中很清楚,上不上苏织锦,他都活不了。

  上了,苏家不会放过他;不上,君墨凰不会放过他。

  左右都是死,当然选择要风流一回才对得起自己。

  “大胆,本小姐要杀了你,住手!”

  “君墨凰,我大姐可是未来幻云国第一炼药师,未来的四皇子妃,她不会放过你,四皇子不会放过你!苏家更不会放过你!”

  “啊,好痛!”

  林中接二连三响起苏织锦的叫声,君墨凰对这些威胁充耳不闻。

  转身靠在树上,反手扔出去一根银针,封住苏织锦的哑穴,直接屏蔽掉辣眼睛辣耳朵的画面与声音。

  她一个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的纯情少女,看这种劲爆的现场直播当然不合适。

  至于苏家大小姐苏织羽和那个渣男死皇子,哎,她真是好怕啊。

  一刻钟后,后面两人终于完事。

  苏织锦衣衫不整,浑身都是引人遐想的红痕,受不住打击已经晕了过去。那名护卫早就提着裤子逃了,生怕君墨凰反悔杀了他。

  君墨凰不在意一个小护卫,将苏织锦拎着向前走去。前方,帝凌天在等她。

  离开玉角狂蟒领地时,他们互相交换了姓名。

  “就这样?”

  帝凌天将她拉近,细心的擦拭着君墨凰额上的汗珠。

  “当然不是,好戏还在后头呢。”

额上丝帕轻柔的触感很舒服,那一双血眸中,半点狂暴也无,有的只是无尽的温柔。

  君墨凰却有些难以置信,一言不合就拿性命威胁逼婚,又逼着她说喜欢那副棺材板的男人,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简直比大白天见鬼还可怕。

  “本尊当然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凰儿,你以后有的是机会见识到。”

  帝凌天看出了她的想法,将她的一缕秀发拢在耳后。

  “好啊,你要是不温柔,咱们那点事就免谈。”

  君墨凰心中对帝凌天翻了无数个白眼,却没放过这个好机会。

  他自己自夸是温柔好男人,不利用那就是白痴。

  “好。”

  帝凌天颔首,抱着她坐上四翼烈焰鹰,重新向幻都方向飞去。

  至于苏织锦嘛,鹰爪子上抓着的那位就是。

  距离幻都不远时,君墨凰嫌苏织锦穿得太多,扒了几件衣服后丢到了一条大路上。

  随后,根据君墨凰的命令,四翼烈焰鹰停在幻都外某处隐蔽的城墙脚下。

  幻都是幻云国的国都,城墙高达上百米,外壁光滑,攀爬十分困难。

  对于君墨凰来说,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城,用瞬移即可。

  至于帝凌天,他那么厉害,自有办法。

  双手飞速结印,君墨凰心中默念瞬移,身影陡然消失。

  帝凌天轻笑一声,迈开脚步,视城墙为无物,直接穿墙而过。

  只剩四翼烈焰鹰傻傻站在墙根,它可是人人都想要的飞行魔兽啊,实力更是达到了七星魔兽,在烈焰鹰一族称王称霸。这两个人类就这样撇下它走了,搞错没有!

  *

  幻都城中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其中北城门对应千幻之森方向。

  不论是出城前往千幻之森,还是返回的人们,都会经由北城门。君墨凰遵照脑中记忆,向北城门走去。

  还未走近,就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兴奋的在谈论着什么。

  “听说了嘛,君家那个废物,竟然自己跑到千幻之森林去了!”

  一位路人很是不解的问:“她一个废物,去千幻之森干什么,不怕被魔兽撕成碎片啊。”

  “哎,你懂个屁!那废物是去找千幻之森山崖下的玉角狂蟒去了!”

  玉角狂蟒的名声在幻云国人人皆知,一说玉角狂蟒,不明白的人都恍然大悟。

  以处子之身与之交合可将修炼天赋提升两星,的确是条捷径,但没人会认可这种捷径。

  “这种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可靠吗?”

  “可靠,可靠,君家六小姐担心自家妹妹的安危,在前面的城门口向千幻之森回来的人打听那废物的下落,这些可是她亲口说的,那还有假!”

  “想修炼想疯了,真不要脸!”

  “嘿嘿,还不是四皇子与苏家大小姐外出历练快回来了,眼看与四皇子恢复婚约无望,病急乱投医了呗。”

  “哈哈哈,真是好笑,那废物脑子也废掉了吧。她就算有两星的修炼天赋,四皇子也不会要她啊。”

  “就是,只有苏家大小姐才配得上咱们天资卓绝,英俊潇洒的四皇子殿下,君墨凰算个屁!”

“那废物回来时必然走北城门,咱们赶快去占个好位置,好看热闹!”

  最后说话的人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一行人兴冲冲向北城门走去。

  幻都面积广阔,在外围绕到距离北城门最近的西城门,也需要一天的时间。

  幻都靠近千幻之森,太阳落山后,城外会很不安全,不到纳灵境九阶的强者根本不敢在外过夜。

  所以这些人笃定她会在太阳落山之前从北城门进城,不是没有道理的。

  君墨凰脸上蒙着一层面巾,慢悠悠的跟在这群人身后,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一路上,不断有看热闹的人涌向北城门,到处都是类似的谈话内容。

  去吧去吧,多些人去看热闹才好,反正最后从北城门进城,还丢了贞洁的人可不是她。

  北城门处,看热闹的群众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堪比菜市场。

  人群中,君家六小姐君墨雪一身白衣亭亭玉立,分外惹眼。

  那张美丽的小脸上满是自责:“都是我不好,没有劝住七妹妹,让她去了千幻之森做出这种傻事。”

  “六小姐,这关你什么事,明明是那废物自己不要脸!”

  “六小姐,那废物出了什么事,也是她咎由自取,与你有什么关系,别自责了。”

  “六小姐就是太善良,什么事都往身上揽!”

  “……”

  她的话,立即惹来了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安慰。

  以前只知道君家六小姐生得貌美,没想到也是个善良的人。相比之下,君墨凰一个废物,天生带着惹人讨厌的属性,这会又做出恬不知耻之事,更是让大家唾弃。

  君墨雪听着众人的夸奖,垂首做羞涩状,眸底却飞速划过一抹得色。

  她暗恋四皇子封云逸已久,苏织锦许诺事成之后保证她能做四皇子侧妃,所以她才一口应下,将君墨凰骗去千幻之森。

  千幻之森那边有苏织锦亲自负责,绝对不会出错。只等那废物回来坐实主动献身玉角狂蟒的名声,事情就成了。

  以她的美貌,以后嫁给了四皇子,还怕不受宠么。

  君墨雪越想越美,差点就哼起了小曲。

  君墨凰隐藏在人群中,唇边勾起一丝冷笑。

  君墨雪这会在外人面前装得一手好白莲,实则嚣张毒辣,在君家就数她最喜欢欺负自己。

  尽情的得意吧,等会就该哭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带北城门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终于等到乌金西坠,染红了半边云彩。夕阳的熔光中,众人伸长了脖子等待着。

  在夕阳快要坠入地平面时,大家看到了一个单薄瘦弱的身影,踉踉跄跄的往城内赶。

  “哎呀,等了这么久,终于出现了。”

  看到人影出现,所有人都沸腾了。他们甚至都没有想过来人不是君墨凰的可能。

  城门外,苏织锦强忍着双腿间的酸痛,一瘸一拐走得艰难。

  她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条大路上,幸好当时没有路人,没人看到她这副样子。

想着太阳落山时,城门口只有守城的守卫,进城时只要蒙住脸快步进入,没人会发现她是谁,所以她才一直磨磨蹭蹭拖到现在。

  但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会城门口乌压压的全是人?

  失去最宝贵东西的打击之下,她自己都忘了,她与君墨雪的计谋中就包括引一大群人来看君墨凰的笑话。

  苏织锦咬唇,这么多人,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身份。

  怎么办,怎么办,不进去呆在外面,只有死路一条。

  她还要找君墨凰报仇,绝对不能就这样死了!

  “快点,磨磨蹭蹭干什么呢,要关城门了!”

  城门守卫远远看到她磨磨蹭蹭不肯进来,扯着嗓子催促。

  他虽然高兴有热闹看,但也绝对不能耽误了关城门的时间,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非常情境下,当你只有一个选择,是捂胸还是捂脸?

  当然是捂脸了,脸捂住了全身走光都没关系,谁知道你是谁。

  苏织锦咬牙一横,脱掉肚兜罩住头,用手护胸,视线透过布料的间隙,飞快的跑向城门。

  她一边跑一边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大家都没有看到她的脸,都会以为她是君墨凰,也只会嘲笑君墨凰不要脸。

  进去后快速冲过人群堆,再找个僻静的地方先躲起来,等天色黑下来后再回苏家,就什么事都没了。

  “啧啧,这废物也知道羞耻啊,还将脸蒙住了。”

  “哎呀,看她身上的痕迹,被蹂躏的很惨嘛。”

  “说不定人家觉得很爽呢!”

  “烂货,贱人!”

  苏织锦蒙头冲进城内,嘲笑声夹杂着谩骂声四面八方涌来。

  甚至还有人嫉恶如仇,开始往她身上扔臭鸡蛋烂叶子。

  苏织锦兜着头,又羞又怒。她明明知道这些恶言恶语恶行都是冲着君墨凰说的,但遭受这些人却是她。

  君墨凰,都是那个贱人害的。等此事一过,她一定会报仇!

  “七妹,你何必这样想不开。”

  事情真的成了,她当定四皇子侧妃了!

  君墨雪的兴奋难以抑制,却不忘装作一副心疼样子,将人一把拉住往马车里送,还不忘为她说情。

  “大家行行好,不要责怪我家七妹,她已经够可伶了。”

  苏织锦看到马车,急忙往冲,只要进入马车,等会再向君墨雪借一套衣服,她就躲过今日之劫。

  这个办法,比随便找个地方躲着等天黑更安全。

  君墨凰欣赏着苏织锦的狼狈,看到她要往马车里窜,那怎么行呢,她还没看够呢。

  手中的匕首正要脱手,划破捂脸的肚兜,君墨雪更是眼疾手快,扶人上马车时,装作一个不小心将那片遮羞布给扯了下来。

  这种羞辱君墨凰的好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嘶!”

  看清楚了那张脸后,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呆愣在原地。

  这……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说这人是君墨凰么,怎么会是苏家三小姐苏织锦?!

  “七妹妹,对不起,都是姐姐不好,笨手笨脚的。”

听书看这里:帝凰凌天有声小说-云达-有声小说mp3在线收听-酷狗听书

赞(0)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必七米 » 帝凰凌天免费阅读(帝凰凌天全文免费阅读)

有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