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七米
生活知识百科,网络推广技术

姜鸢也尉迟小说大致剧情(姜鸢也尉迟小说最新)

姜鸢也尉迟小说大致剧情(姜鸢也尉迟小说最新)

姜宏胜抖着脸颊的赘肉,咬着牙说出口:“鸢鸢,是爸不对,爸不该打你,对、对不起。”

鸢也有些想笑,她妈妈到现在都没等到他一句对不起,她挨了他一巴掌,居然让他低下了那颗卑劣的自尊心。

这算是她赚了?

呵。

鸢也当然不可能回什么“没关系”、“我原谅你”之类的话,反正尉迟在这里,她就是甩脸色他又能对她怎么样?索性就晾着他。

尉迟揉到鸡蛋凉了才收手,看了看她的脸颊,褪红不少,回去再揉一次,明天应该就看不见痕迹了。

他这才道:“吃饭吧。”

尉迟发了话,满桌子的人才敢动筷,姜家那三个齐齐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一茬揭过去了。

在一旁伺候的佣人们,心里都有了个念头——姑爷真是一个比主人还要像主人的客人。

因为刚才那一出,饭桌上得以安静,就是宋妙云也没敢再对尉迟叽叽喳喳。

宋鸯锦狠狠嚼着嘴里的肉,把它当成鸢也,贱人贱人贱人!居然那么好命能嫁给尉迟那样的人!也不知道用什么狐媚手段,居然还让他那么护着她,真是……贱人贱人该死的贱人!!

鸢也则在心里叹了口气,唾弃自己没出息,原本那么生他的气,现在他一使出温柔手段,她的火就噗哧一下熄灭了。

一顿饭到尾声,姜宏胜终于缓过来,竟然还没死心,对宋妙云使了个眼色。

宋妙云暗骂死老头子没看出来尉迟不待见她吗?还让她出面!

但是她还要依仗姜宏胜,不得不照他吩咐做,扯出个笑容:“鸯锦,还快盛碗鱼汤给阿迟,这汤你精心熬制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让阿迟尝尝吗?”

宋鸯锦立即盛上鱼汤,亲自送到尉迟面前,那含羞带怯的样子,看得鸢也没由来的,腹部有点作痛。

尉迟颔首道谢,却是将鱼汤送到鸢也面前:“喝点汤吧。”

鱼汤熬成奶白色,香味浓郁,味道鲜美,但入鼻还是有些微腥,鸢也这段时间本就总觉得犯恶心,这下更加忍不住:“呕——”

饭桌上的人都是一愣。

“呕——”鸢也实在受不了那味,扭开头去,“拿远点。”

尉迟立即端起鱼汤移到另一边。

宋妙云眼神纷飞闪烁,突然说:“鸢也不会是怀孕了吧?”

尉迟的手轻微抖了一下,些许鱼汤溢出来,湿了他的衬衫袖子,他抬头看向鸢也。

鸢也亦是在第一时间看向尉迟,两人目光相对,但都猜不透那一刻对方在想什么?

最后,鸢也先移开目光,抿了下唇:“最近肠胃不舒服而已。”

宋妙云当然是不希望鸢也怀孕,她要是怀了,在尉家的地位不就更稳固了,圆溜溜的眼睛转了一圈,微微笑:“是吗?我以为鸢也有孩子了呢。”

宋鸯锦忍不住追问:“确定是胃病吗?看过医生了吗?”

姜宏胜也眼巴巴地看着鸢也,他和宋妙云恰恰相反,如果鸢也能怀上尉家的孩子,对他来说可是有大大的好处:“问你话呢,看过了吗?没看过就别瞎说,快去做个检查。”

鸢也情不自禁地转头去看尉迟,佣人送上来温湿的毛巾,他正在擦手,微低着头,侧脸神情疏淡,眉目敛着,看不出什么。

半响,鸢也笑着抬头看向那三张各有心机各有算计唯独没有真的关心她的脸:“我两天前刚来大姨妈。”

姜宏胜咳了一声拿起酒杯,宋鸯锦放心了,微笑。

宋妙云责怪地嗔道:“说什么呢你这孩子,什么话都放到台面上说也不害臊,还好在场都是自家人,下次注意了。”

鸢也嗤笑一声,让佣人倒一杯柠檬水给她,尉迟按住她的手,对佣人道:“温水就行。你肠胃不好,不要吃太多酸的。”

宋妙云注意到尉迟的袖子:“哎呀,阿迟的衣服弄脏了,快到楼上换一件吧,刚好鸯锦买了两件新衬衫要给……给她舅舅当生日礼物,都是白衬衫,将就一下。”

说着她就对宋鸯锦使眼色:“鸯锦,快带阿迟上楼。”

宋鸯锦忙站起来,殷勤地要请尉迟上楼。

鸢也觉得这对母女有点古怪,就着尉迟按住她的手,反过来抓住他的手腕:“阿迟的肩膀宽,爸的衣服不合身,别忙了。”

顺势拉着他起身:“到我房间脱下来,我洗一下,再用吹风机吹干就可以。”

尉迟看着她,温声说了句:“好。”

宋妙云起身挡住他们的路,抿了下红唇说:“不用这么麻烦,鸯锦那两件衬衫是买大了,给阿迟应该合身的。”

鸢也挑眉:“那就拿来给我,我陪阿迟上去换,鸯锦是表姐,帮表妹夫换衣服像什么样?”

不知道这段话是戳中了他们什么心思,连姜宏胜都忍不住开口:“乱说什么话?鸯锦和阿迟就是姐姐弟弟,你小时候,你妈还把你和你小表哥放在一个盆里洗澡呢,有什么关系?”

姐姐弟弟?他和宋妙云几十年的姐姐弟弟关系都能搞出两个孩子,何况其他。

鸢也原来只是凭直觉判断他们有点古怪,这下子,说他们没有猫腻,打死她都不信。

她眼带笑意地看了看尉迟,再去看宋鸯锦:“我在这里,怎么都轮不到表姐,你们怎么都推着表姐上?不会是……别有企图吧?”

宋鸯锦瞪眼道:“当、当然没有,我这不是看你身体不舒服,想让你休息一下吗?你想到哪儿去了?”

“没有就好。”鸢也淡淡的笑意下是浓浓的讥讽,懒得再跟他们废话,直接带尉迟上楼。

两人走后,宋鸯锦就跑到姜宏达面前:“爸,怎么办啊?”

“我哪知道怎么办?”姜宏达脸色铁青,“你怎么那么没用?人都在你面前了,你还把握不住!”

刚才责骂鸢也的话,转眼就用在了宋鸯锦身上,对姜宏胜来说,没办成他交代的事情,就都是没用,都是废物。

宋鸯锦微微咬牙:“还不是姜鸢也黏尉迟黏那么紧,我根本没有靠近他的机会!”要不然尉迟早就被她拿下了!

哪个男人不喜欢温柔顺从的女人?那个男人不喜欢送上门的女人?就算是堂堂尉家少爷也不例外,要不然他怎么会和医院那个女人生了儿子?

宋鸯锦自信自己长得不输那个女人,只要她用手段,尉迟肯定上钩!

尉迟很少来姜家,平时他们也没有见到他的机会,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姜宏胜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想了想说:“妙云,你去把鸢也引出来,让她到花园见我,鸯锦,你趁机进去伺候尉迟。”

宋妙云为难:“鸢也好像已经对我们起疑,怕是不会那么容易被引出来。”

“你就说我想跟她聊聊陈清婉的事情,她一定会出来。”姜宏达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算计的暗光。

……

鸢也带着尉迟去了她以前的房间,房间里的陈设还是老样子,她到底是姜家正儿八经的小姐,姜宏胜还想靠她从尉家拿钱,不敢得罪她太狠,没让人乱动她的东西。

尉迟第一次进她的房间,四处看了看,桌面上摆着一个加湿器,仿佛是滴了什么精油,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与少女房间的布置倒是相得映彰。

加湿器旁边是一个相框,尉迟拿起来看,原来是鸢也小时候和她妈妈的合影。

姜宏胜其实长得不差,要不然也骗不到青城陈家的小姐心甘情愿下嫁,但鸢也更多是遗传她妈妈的容貌,而且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

照片里的她看着才六七岁,长发乌黑自然微卷,披在肩头上,亲昵地和陈清婉脸贴脸,母女都笑得眉眼弯弯,偏斜的曦光映着她们清透的脸颊,容色清艳,如玉生烟。

尉迟嘴角也轻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鸢也没拿宋鸯锦买的衬衣给尉迟换,她嫌膈应,在自己的衣柜里找了找,找出一件半新不旧的黑色衬衣给他,哼声道:“尉总是唐僧肉,到哪里都有人觊觎要吃你。”

尉迟放下相框,将西装外套脱下,搭在床沿,又挨个解开衬衫扣子,轻声道:“胡说。”

鸢也倚着衣柜看着他,心忖她哪有胡说?宋鸯锦那殷勤的样子,还有宋妙云配合的架势,很明显就是对尉迟别有所图。

这个男人真是祸害,在外面招人,在家里也招人……不过也是,哪怕不论他的身价地位,就单说他这个人,这副皮相,也确实很招人觊觎。

鸢也一撇嘴,将黑衬衫递给他,尉迟却张开手,挑眉示意。

过来伺候啊。

鸢也:“……”

大少爷使唤人还使唤得挺自然。

对峙半响,最后她还是认命地上前,帮他换衣服。

“这件是谁的?”尉迟低头,看她染了星空色的美甲,从下至上扣好扣子,像流星从夜空轻划而过,她呼吸浅淡地落在他的胸口,虽然隔了层布料,但也能感受到温度。

“好像是我小表哥的吧。”鸢也说。

“好像?”

仅此一件的男人衣服,应该记得很清楚才对,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会是“好像”?

尉迟乌黑温润的眸子,有几分深究。

赞(0)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必七米 » 姜鸢也尉迟小说大致剧情(姜鸢也尉迟小说最新)

有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