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七米
生活知识百科,网络推广技术

马航唯一幸存者刘海波被找到(马航唯一幸存者刘海波 视频)

马航唯一幸存者刘海波被找到(马航唯一幸存者刘海波 视频)

2014年,MH370离奇失联,至今依然无法确认失踪的原因,很多做父母的,当儿女的还在等待失联飞机的消息,他们相信一定会有一天,失踪的家人会回到他们的身边。因此对于马航公司高达数百万的赔偿,他们始终不愿意接受,甚至有些人直至去世都不肯接受,坚信失踪的家人会回来。

那么七年以前,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编号为370的波音客机是怎么失踪的?这七年时间又经历了怎样的救援和寻找?对于高额赔偿金始终不为所动的遇难者家属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消失的马航370

2014年北京时间的3月8日零点41分,一架波音客机从马来西亚起飞,执行去往北京的飞行任务。因为是飞北京的飞机,所以除了飞机上的12名机组人员,227名乘客当中,中国人居多,有154名中国人,其中一名还是台湾同胞。

飞机起飞以后,两百多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可以想象当时飞机上的情况:有人拿起了书本,借着机舱微弱的光看着杂志;有人闭目养神,盘算着自己给家里人带的礼物;有的人已经拿出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处理起积压下来的文件……所有人都在或平静或憧憬地等待着,五六个小时以后,就可以在黎明的北京落地。

然而起飞约四十分钟以后,飞机就和地面失去了联系。不仅通信无法连接,连雷达信号也消失了,一直持续到天亮以后,也就是原定到达北京的一小时以后,这架飞机上面可供飞行七小时的燃油也应该耗尽了。

失事飞机(非马航370)

发现飞机失联的情况,中方和马来西亚启动了紧急应急机制,一边组织搜救,一边给飞机上的乘客家属报信,并做好安抚工作。随后的时间里,包括中国和马来西亚在内的多国派出搜救人员找寻失踪飞机和乘客的下落,但是都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更别提找到失联的飞机了。

之后的几年里,尽管寻找马航370的搜救工作因为各种原因断断续续,但始终没有停下来,直到2018年11月中旬,马航公司和遇难者家属见面,宣布月底将解散调查队,交给航空事故局调查。遇难者家属们只得到了一摞厚厚的英文调查报告,和不再搜寻的噩耗,心里最后的希望也被迎头浇上了一盆冷水。

不要冰冷的赔偿金

对于和飞机一同失踪的遇难者,马航公司给家属们提供了高额的赔偿金,希望以此来安慰遇难者家人们的心,让这件事情做个了断。但是见不到活人,也没有见到尸体的家属们,绝望之余还抱有希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拒绝领取数百万元的赔偿金。他们认为自己的亲人还活在世界上某个未被找到的角落,不能因为高额的赔偿金,就放弃寻找至亲。

一位老母亲泪如雨下:“我儿子还在,不能为了两百多万块钱,就把他卖了吧。”而一位母亲失踪的女士,也坚持要找到自己的妈妈,再难也不放弃。听着他们的话,就让人揪心难过,不忍直视。7年时间,两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里,遇难者家属们经受的煎熬和绝望,我们无法感同身受。

为了寻找希望,有时候明知道是假的,却依然被当作精神支柱。调查在持续,但依旧一无所获,有一些假新闻就冒了出来:“马航最后一位幸存者,靠着吃人肉活了下来,已经被找到”,很难相信,这样离谱的臆测,都会有人当真,而他们,就是遇难者的亲属。

年过六旬的粟二友,是一位遇难者的父亲。在儿子乘坐的飞机失踪以后,这个大半辈子固步自封,安稳生活在邯郸的农民,每个月都要和老伴坐火车到北京去,给自己的儿子讨个说法。

为了省钱,在邯郸去往北京的绿皮火车的硬座上,经常有他们老俩口的身影。因为舍不得住宿钱,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他们凑合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尽管生活十分拮据,但是粟二友依然坚定地拒绝了252万元的赔偿款,他觉得收下赔偿的钱,就是把自己儿子卖了。

在平时的生活里,粟二友每天起来都会修改记录儿子失踪天数的记事板。每周他都会拨打儿子的电话,尽管从未得到回应。面对宛如天书的全英文调查报告,他和老伴强迫着自己学习英语单词,然后阅读报告,希望可以找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线索。

如果儿子没有出现意外,并不富裕的粟二友,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邯郸,但是儿子失踪以后,他就和其他遇难者家属一起,飞出了中国,全世界寻找儿子的踪迹。

在马达加斯加的丛林里,粟二友只要看到野果子,就会摘下来吃。和他一起出行的人就问他:“你就不怕有毒吗?”粟二友回答道:“如果我的儿子漂流到这样的环境里面,不也只能吃这些求生吗?我先给他尝尝看能不能吃。”尽管儿子失踪以后,死寂仿佛已经成了家里的常态,但是他坚信,只要自己不放弃,有朝一日儿子一定会回来。

山东老汉文万成和老伴李继平也是马航遇难者的父亲和母亲,文永胜,他们唯一的儿子跟着马航370一起不知所踪,为了找回儿子,年过六旬的老爷子经常在济南和北京之间来回往返,并留下了大量的影像资料。

虽然找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但是他们从不放弃,他们坚信:“只要没有消息,儿子就一定还活着。”每逢节假日,他们都会给儿子发信息问候。比如说冬至,他会发信息问儿子吃饺子没。虽然没有回复,但老俩口会怔怔地看着发出的短信,给自己一个儿子很快会回来的信念。

很多人来到世界上第一次开口牙牙学语的时候,第一个词叫的就是妈妈,当有一天我们再叫妈妈,却发现没有人可以回应的时候,难过的心情可想而知。

文万成和老伴李继平

徐京红的母亲,也在马航飞机上失踪了。自此之后,徐京红就像变了一个人,本来生完小孩以后,为了迎接新生命的加入,她把长期抽的烟给戒了,可是自母亲失踪的那一天起,她又开始抽了起来。

想妈妈的时候,就抽烟,越抽越想,越想越抽,能下决心戒了烟的高级知识分子,看待问题却失去了往日的理性,她控制不住地抽烟,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其实,这是她控制不住想妈妈的一种表现形式。

为了照顾徐京红,家里人对于马航相关的字眼都不敢提,因为怕勾起徐京红对母亲的思念,让她伤心崩溃。而家里的孩子也很委屈,姥姥乘坐的飞机出事以后,妈妈的脾气就暴躁了很多,没有之前的耐心了,经常会因为小事就发火吼他。

徐女士的丈夫语重心长地劝道:“你也是一个妈妈啊!”然而这句话却让徐京红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更加伤心不已。

徐京红

徐京红对母亲的思念已经化作了深深的执念,她来到了纹身店,向技师询问:“纹身的时候哪个身体部位的痛感最强烈?”因为她想用身体的疼,来化解心灵的苦痛。得到纹身技师的回答,她决定在前臂的位置,纹上“MH370”,伸出手臂,正在降落中的飞机头正对着自己的心脏。

肌肤的痛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合,但心灵的痛苦却始终无法减轻。

徐京红的纹身

有的人还在等,但是有的人已经等下去了

马航乘客的家属们,还在苦苦寻找走失的亲人,还默默愈合着,因失去亲人而造成的心灵伤口,可是有的人,却再也不能寻找,不能等到一家团聚了。

李秀芝是一位母亲,她的女儿是她最亲的人。从小乖巧上进的女儿是李秀芝最大的骄傲。为了把女儿抚养成才,李秀芝把房子都卖了,只为了供女儿读书。而争气的女儿也最终成了一位优秀的外语翻译。

李秀芝把女儿供出来以后,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女儿成家。而出差完以后,乘坐马航回家的女儿,也是准备回家结婚的,了结妈妈一直以来的心愿。

李秀芝准备好了女儿的嫁妆,就等着女儿回家,可是女儿没等回来,却等来了巨大的噩耗。女儿和马航一起不知所踪以后,身在河南的李秀芝,不停地一遍一遍去北京“找女儿”。只要是有可能打听到女儿下落的地方,民航总局,外交部,大使馆,她不知道问了多少次。

李秀芝说:“我就盼个准信,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女儿要回来。”李秀芝总往北京跑,因为这个始终牵挂女儿的老母亲,认为女儿要是回来,一定会先到北京,北京是距离女儿最近的地方。

2018年,家属和马航调查组的见面会上,当听到调查组即将解散的消息,而手里只得到了一堆看不懂的英文调查报告时,李秀芝难以接受,晕倒在了现场,手中的报告也撒了一地。对女儿的爱,让李秀芝长时间食不下咽,寝难入眠。

漫长无休止的等待,最终压垮了李秀芝。本就抱恙的身体再加上女儿遇难毫无消息的精神折磨,让李秀芝带着无尽的失望和痛苦,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寻找女儿。

有的网友说,终于不用继续等待和煎熬了,李阿姨应该已经找到自己的女儿了。但是李秀芝真的解脱了吗?临走之前,李秀芝也没有得到孩子的确切消息,那个时候的她,生命终结或许不是她的遗憾,而女儿尚未寻回,一定是她最大的遗憾和不甘。

一位单亲长大的孩子,长大以后去新加坡打工,要报答辛辛苦苦把自己养大的母亲。可是他回家的飞机,是马航370。当母亲欢欢喜喜等着母子团聚的时候,飞机失踪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当头砸下。这位不愿意相信儿子已经遇难的母亲,不肯和航空公司和解,她只想要回自己的儿子。

东北一位大姐从东北来到北京,在北京租了房子住下来,一有空就去马航讨要说法,她也要把自己的儿子要回来,这一待,就是2年。也许是过度的伤心,这位来自东北给儿子讨说法的大姐查出了癌症,而且还是癌症晚期。

面对天价的治疗费,她也不曾和马航妥协,收下赔偿款去治病。她觉得这是儿子的卖命钱,自己要儿子,绝不要钱。东北大姐回东北准备卖了房子治好病,再来讨说法。令人心痛的是,房子还没来得及卖出去,这位大姐、这位母亲就去世了。

挚爱之人怎能忘记

微博上有一位昵称为“漫步鱼”的女士,在马航失联以后,用一条条微博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寄托自己的思念。原本要赶回家和自己团聚的丈夫,却没有按时回来,她等不到他,只好用文字来叙说自己的思念,来寄托自己的企盼。

马航失联七十个小时的时候,“漫步鱼”说: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相信老公一定会回来。但是她的殷切企盼并没有得到回应,而她的文字,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沉重。

来自“漫步鱼”

从“漫步鱼”的文字里,我们可以了解到:每次下班以后,地铁口的她还是习惯性地满怀期待,向她爱人之前经常等待的地方张望。

可是她再也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从两个人手牵手一起回家,到一个人寒风中抹眼泪,我想,“漫步鱼”一定伤心极了。因为过度思念的煎熬,使得她的身体每况愈下,体重甚至一度下降到了30多公斤。但是为了等爱人回来,她开始逼着自己努力吃饭,好好睡觉。因为她怕万一哪天爱人回来了,自己却不在了。

来自“漫步鱼”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在“漫步鱼”的最后一条微博中,她说道:“那个说了承君一诺,必守一生的人,可能真的回不来了。”也许她还在努力地活着,只为了那个一生厮守的承诺。我们但愿这个傻姑娘,能在丈夫即将归来的执念之下,坚强地越活越好。

在等待一个结果,自己也苦苦寻找了七年的人当中,有一个叫姜辉的中年人,七年前,他去马来西亚旅游的母亲,回来的时候乘坐了马航370。得知飞机失踪的消息,姜辉放下工作去寻找母亲。为此被公司辞退,他还和公司打了官司,最后官司赢了,他却没有再回去工作,而是踏上了满世界寻找母亲的征程。

靠着自由职业的微薄收入,姜辉踏上了寻找失踪飞机的旅程。他一边担任马航370家属联络群的群主,组织群里面的人一起向有关部门提交家属意见的文件,一边不间断地寻找失踪的母亲和飞机:澳大利亚,马达加斯加,毛里求斯……只要有可能的地方,他都会逐一寻找。

可是经历千辛万苦,万般努力,他们也只是2016年的时候,在马达加斯加找到了一小块飞机残片。后来根据鉴定的结果,这也不能确认就是马航飞机的残片。

MH370残骸

虽然如此,但是姜辉和其他一起坚持寻找的人仍然不放弃。他们坚持不见亲人决不放弃。姜辉和其他遇难乘客的亲属们成立了基金会,募集资金继续寻找亲人的下落。

尽管这是一个周期长,结果不稳定的事情。但是他们说:“时间是他们唯一的武器,要一代人一代人搜寻下去。”神话里的愚公,坚持移山感动了天神,把家门口两座大山搬到了东海。和马航一起失踪人员的亲属,也在坚持寻找亲人,他们一定可以等到家人回家。

马航失联调查组虽然已经解散了两年多的时间,但是对于失踪亲人的寻找,家属们从没停下。他们不要巨额的赔偿金,也不要只能说明调查无果的报告。他们要的,是一个亲人回来的希望。寻找飞机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他们始终相信,经过自己的努力,飞机可以带着家人“飞”回亲人们的身边。

赞(0)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必七米 » 马航唯一幸存者刘海波被找到(马航唯一幸存者刘海波 视频)

有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