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七米
生活知识百科,网络推广技术

鹊桥仙 陆游(鹊桥仙 陆游 一竿风月)

世间愁苦,总有一种离不开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似乎英雄一旦缠绵于儿女之情,就慷慨不足,消沉有余。殊不知人生而复杂,哪就只会为单单一种情感或目的而活。正如鲁迅所言,“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就像西楚霸王,也正因为英雄末路之时的儿女情长,才让后人看到了有血有肉的男儿本色。霸王别姬,慷慨悲歌,后世无不为之动容。同样的还有宋代爱国诗人陆游,一生忠君报国、屡遭坎坷,但也佳人难忘、柔肠百结。

陆游《鹊桥仙》:一竿风月,一蓑烟雨,一湖山色,江湖浪迹一渔翁

我们感动于“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铁血丹心,也痴迷于那”红酥手,黄藤酒,满墙春色宫墙柳“之沈园过往。即使后来陆游“心在天山,身老沧州”,也令我们看到了一个虽英雄末路却矢志不渝的报国丹心。

陆游这一生既有报国无门的悲慨,也有错失真爱的怅惘,可谓历经了人世间的疾苦。最终,也只能背负着这种种无奈,相忘于江湖。陆游在《鹊桥仙·一竿风月》之中,就流露了这种远离红尘,不慕名利的隐逸情怀。

陆游《鹊桥仙》:一竿风月,一蓑烟雨,一湖山色,江湖浪迹一渔翁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

我的家就住在汉代隐士严光隐居的富春江畔子陵钓台的西边,每日独泊江上,笼罩在一蓑朦胧烟雨之中,垂钓那一竿一竿的山上清风与水中明月,捕鱼为生并怡然自乐。唯独在卖鱼的时候害怕靠近城门,更不肯到红尘闹市中追逐名利了。

陆游《鹊桥仙》:一竿风月,一蓑烟雨,一湖山色,江湖浪迹一渔翁

远不如隐居此处,随着潮起潮落的生活来得惬意。潮生的时候,我就泛舟江上乘兴去打渔;潮平的时候,我就靠岸系缆用心捕鱼;潮落的时候,我就高唱着渔歌兴尽回家。内心无欲无求,自然也就能得一派逍遥与天真。

很多人都把我比作那披蓑垂钓的严光,其实这都是一种误解。严光垂钓江上,也难免还有求名之心。而我本就只是一个无名渔夫,早已忘却了世间名利,不再留恋红尘世俗,也不再在意庙堂纷争。这湖光山色,清风明月,皆为我所有,皆为我所用。

陆游《鹊桥仙》:一竿风月,一蓑烟雨,一湖山色,江湖浪迹一渔翁

这就是历经沧桑后英雄末路的陆游,也曾“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最终零落成泥碾作尘,也只愿香如故。一叶扁舟,一竿风月,一蓑烟雨,一湖山色,再无小楼一夜听春雨,只有江湖浪迹一渔翁。

赞(0)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必七米 » 鹊桥仙 陆游(鹊桥仙 陆游 一竿风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有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